加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料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空转的风机2012年中国弃风限电超过200亿度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5 18:21:19 阅读: 来源:加料机厂家

空转的风机:2012年中国弃风限电超过200亿度

据中国能源报报道,2012年中国弃风限电超过200亿度,史无前例,如果将其折算成燃煤发电,这相当于去年有6700辆满载煤炭的火车直接开进茫茫大海。为此,我们还不得不额外承受高达2000万吨的二氧化碳和各种由此带来的污染物和粉尘的侵害。

弃风限电再度加码

1月26日,中国风能协会公布,2012年我国风电限电超过200亿度,比去年增加近一倍,史无前例。按现在1千克标准煤发3度电的水平,200亿度电等于浪费了670万吨煤,一辆满载电煤的火车可装运1000吨煤,这相当于去年有6700辆运煤的火车直接开进了茫茫大海,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则超过100亿元。为保证电力供应,我们还要燃烧这些煤炭,为此不得不额外承受高达200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污染,还有各种由此带来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和粉尘的侵害。

中国风能协会秘书长秦海岩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去年有些地区限电比例高达50%,平均值在20%-30%,蒙东地区尤为严重。”

更为令人担忧的是,2012年的弃风限电已不仅仅局限于“三北”地区,曾经无限电之忧的南方地区也加入其中。据记者了解,由于去年南方地区来水较多,“风水矛盾”(风电与水电争发,风电为水电让路——编者注)致使云南大理因此弃风电达10%左右。

崩溃边缘

大规模限电的直接后果是限电地区风电无利可图。龙源电力总工程师杨校生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即使以2011年平均限电16%来看,三北地区大多风电项目难以承受,盈利成为奢侈的小概率事件。”据记者了解,2012年,龙源电力限电量达到26亿度,损失了13亿元的利润。

风电开发商的窘境致使其大范围拖欠风电设备商货款,整机制造厂家的数量,已经由最高的八九十家锐减到三十几家,而有规模产能的只有十余家,多米诺骨牌效应最终传导至部件供应商甚至原材料生产商,有业内人士称,风电产业链的钢丝绷到最紧状态,已经把所有风电场推向了崩溃的边缘。

中国的弃风限电由来已久,2007年即埋下伏笔,在《可再生能源法》正式实施仅一年之际就进行了关键修改,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收购更改为“保障性全额”收购,自此,弃风有了操作空间。随后的2008年,我国出现了小规模弃风。2009年,风电并网比例最高的内蒙古自治区发生了较大规模的弃风电,2010年这一趋势在全国范围内增强,2011年总共弃风电123亿度,三北地区平均弃风比例高达16%。

电网观念

国家发改委气候变化司司长李俊峰曾多次被国外同行问到相同的问题:中国的风电量占比只有2%,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规模的弃风呢?对中国电力体制和电网公司运行机制缺乏了解的外国人怎么也搞不明白。风电强国德国、丹麦等,风电量占比已超越20%,然而他们并没有出现弃风现象。

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目前,中国风电界普遍把最重要的原因归为电网。秦海岩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电网公司的观念需要提升。

“发展风电对电网公司没有好处,只有麻烦。”杨校生说,在他看来,电网公司即使做过对风电有利的举措和研究,但那些都是零星小范围的,并没有改变它对风电所持的固有观念。

事实上,2007年,将《可再生能源法》中“全额”收购可再生能源发电改为“全额保障性”收购的呼声即来自电网公司,“这成为法律条文的的瑕疵。”杨校生告诉记者:“修改后,对关键词‘保障性’没有解释、没有定量,实际中也难以核查,没有监督和难以监管,但却有一个天然的执行者,电网公司操作。”有业内人士认为,其后果是弃风限电的经常性及随意性。

风电界另一普遍共识是,电网公司试图提高风电发展的成本。有业内专家告诉记者,一刀切的低电压穿越测试、高标准的无功补偿装置、严格的风电并网标准等,直接致使各发电集团过百亿的资金投入。

据记者了解,作为电网公司研究机构的中国电科院的工作成果逐渐不被采用,因其研究结果往往被现实证伪。专家们提供的材料显示,中国电科院曾做过多次风电并网比例的研究,曾得出风电占最大供电负荷为3%、5%、10%的不同结果,尤为令其尴尬的是,当中国电科院刚刚论证内蒙古电网风电承受能力为8%至10%后不久,内蒙古电网的风电并网比例即大大超越这一数字。

“认识很重要,积极不积极差别很大。即使在现有电网条件下,也应该能够接纳比2%更多的风电。”杨校生为记者分析说。

电力运行模式

中国现有的计划电量模式是阻碍风电并网的另一重要因素。内蒙古电力公司信通中心副主任侯佑华告诉记者,现有的电网调度模式是“日前调度”,即昨天下午确定今天的发电量,规定好了不许动,但风电的日前预测常常不准,从而造成今天电网的弃风和电力潮流波动。为此,华北电网每个月要罚蒙西电网800万元。如果把调度体制改为“实时调度”,上述问题将大大减少。

此外,中国实行计划电量模式,规定好了每个电厂发多少电,火电、水电指标没有用完,风电就得让路,为此蒙东地区特意推出了“风火交易”,但效果不尽如人意。

而电力通道建设滞后、风电发展迅猛等客观因素,则可通过投资导向和政策调整加以改善。

前景难料

严重的弃风限电加之宏观经济低迷,除造风电成开发商利润大幅缩水、设备制造商停产倒闭外,银行、投资者也纷纷调低了对中国风电产业的预期。

而风电业界并未因此低迷,各大发电集团开始调整布局战略,龙源电力做出了“上山、下海、进军低风速”的“非限电”战略,以躲避限电困扰;制造商更加注重研发,陆续开发出适合各种环境的大兆瓦风机;国家能源局在各地做试点,并规划2013年风电新增并网容量要达到1800万千瓦,力图打破弃风魔咒。

最新的消息是,期盼了多年的“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已上报至国务院待批,不出意外将在今年出台。在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高虎看来,配额制是制度层面的设计,它强制规定了电网企业、发电集团、地方政府接纳可再生能源的责任。

不过,也有不少风电专家认为,如果最核心的电力体制、电网运行规则不改变,风电并网发电的前景仍然黯淡。

珠海工地洗车槽

景观雕塑厂家

房屋检测鉴定机构

清远安全体验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