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料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洞庭湖的船俗和渔俗-【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59:00 阅读: 来源:加料机厂家

洞庭湖的船俗和渔俗

“洞庭湖上好风光,八月风吹稻花香。千张白帆盖湖面,金丝鲤鱼盖满仓”。洞庭湖不仅风光佳绝,而且素称鱼米之乡。滨湖盛产稻谷,湖中盛产鱼虾,从古至今都是我国淡水鱼著名产地。鱼多,自然以打渔为生的渔民就多。而生活在洞庭湖上的渔民和船民,他们的劳作、生活都与船关联。千百年来,水乡人们在生产劳动和日常生活中形成了许多的船俗和渔俗,有学者将两者看成是渔文化的一部分。

首先,简单的说一说船俗。

过去在洞庭湖行船,不管是上山间还是下江湖,都有行船规矩:比如开船前要敬菩萨,上船绕着船头走,说话避禁忌,吃鱼不说翻边,睡觉分高低;行船时,不能哼唱关于头上长有犄角的动物的歌曲,意喻着河里会拱出屋角,有碰撞船只和触礁的危险,不吉利;船若已开出,便不能随便往回划,如有事需要返回,就会认为是不吉利的征兆,当天便不会行船了。

而这些船俗规矩里最为重要的一个部分就是敬神。从造船到开船这段时间,不管是平常日还是庙会日,每天都要敬神灵。洞庭湖一带船家,大多在舵房立有神龛,小的一尺多高,大的则有两三尺高。大多供奉的是洞庭王爷和杨泅将军。行船在江河里,也是见庙必敬。由船老大净手祭祀。在船头摆上条盘,内放贡酒贡果,焚香点烛,撒斋饭,望庙遥拜。每停靠一个码头,船老大也都要上岸进庙祭祀。

洞庭湖一带庙宇甚多,“大庙不离洞庭,小庙不离杨泅”。“洞庭”指的是洞庭王爷,“杨泅”指的是杨泅将军。

这洞庭王爷和杨泅将军是怎么来的呢?这就要说道传说故事了。

洞庭王爷被供奉在洞庭湖畔的水神庙里。庙堂里高达几尺的洞庭王爷神像面孔漆黑,双眼圆眸,威镇邪恶,保护船民。这位黑面洞庭王爷其实正式为龙女传书的柳毅。我们都知道柳毅为龙女传书给洞庭龙王,使遭受家暴的龙女得就,后来更是得到龙女的爱慕,与龙女结为了夫妻。而洞庭龙王为了感谢他,便奏明玉皇大帝,封他为洞庭王爷。柳毅受封来到洞庭,只见湖上暴风恶浪不止,来往船只翻沉无数。于是他下到湖底想要平息风浪,救出船民。但是因为柳毅面容白净,洞庭众水族不服管。龙王得知这个消息,就送给他一副黑面具,并嘱咐在每天清晨鸡叫之后戴上,在次日鸡叫之前也一定要摘下来,否则面具就会长在脸上,取不下来了。柳毅戴上黑色面具后,果然威严之感顿生,水族众员都威慑于他的威严,开始慢慢臣服于他。一次,柳毅因忙于处理公务,忘了摘下面具,从此就变成了黑脸。黑面柳毅端坐洞庭王爷宝座,封相拜帅,水族各司其事。在他的治理下,整个洞庭万顷碧波,百帆竞发。船民们为了报答洞庭王爷的恩德,沿湖各地纷纷建立庙宇为其祭祀。

再说杨泅将军。杨泅将军的发祥地在金井河畔。他是湘江水系的水神,为金井河、捞刀河、湘江的保护神。同其他的水神、一样,杨泅将军的功绩也是在于“斩龙护国”、保护本境安宁。关于他的功绩,长沙一带至今还流传着这样的传说故事:古时,在湘江边上住着两个人,一个叫杨泅,喜欢仗义直言;另一个叫吴义龙,经常以作恶为乐。吴义龙仗总着自己有点力气,动不动就张口骂人、动手打人,杨泅时常规劝,却无济于事。村里的人都不愿同吴义龙往来,背地里叫他“孽龙”。吴义龙听到后,不思改过,反而咬牙切齿地说:“老子真要变成龙了,就要一口水把这里冲光,变成汪洋大海!”杨泅听到马上回道:“你敢把这里搅成汪洋大海,我就誓斩孽龙!”后来,吴义龙吞吃了河滩边上捡的两个龙蛋,头上长出两只龙角,身上长了鳞甲,真的变成了一条孽龙,在河里兴风作浪危害民众,杨泅便手执大斧与孽龙斗起来,经过几天激战,孽龙累得筋疲力尽,最终被杨泅锁住投进了一座废井里。民众为了感谢杨泅打败孽龙,就在沿江一带为他立庙塑像,身穿金盔销甲,一手持宝剑,一手握“定海神珠”。船民们都亲切地称呼他“杨泅将军”。据说,杨泅将军只是小灾显灵,大灾却难除。这也许是和洞庭王爷有所分工吧。

接着我们来聊聊洞庭湖的渔俗。

洞庭湖一带都有鱼龙会的习俗,每年三月中旬各家渔民都会带上自家最好的鱼鳖虾蟹上岸摆摊,供岸上居民观赏与购买,同时渔民之间也会举行比赛,评选出鱼王、蟹王等。

关于鱼龙会,常德汉寿县流传着一个状元鱼的民间传说,宋代农民起义领袖杨么看见洞庭湖里的鱼越来越少,便吩咐军师贴出“皇榜”,按照湖乡渔俗,要在“三月十五鱼龙会,单点鱼类状元郎”。到了三月十五那天,洞庭湖边各州各县都选派技艺高超的渔民,带上最好的鱼鳖虾蟹,来到杨幺的龙阳洲总寨(今汉寿县围堤湖农场),参加鱼龙大会。总寨前面搭起十里长棚,两边棚里摆满了鲫鱼、鲤鱼、鲢鱼、草鱼、鲶鱼、鳜鱼、青鱼、编鱼、杆鱼、才鱼、银鱼、针嘴鱼、创花鱼、柳叶鱼、黄枯鱼等各种鱼类。杨幺带领各路寨主一路看,一路评。结果,围堤湖的鲫鱼被点为鱼中状元。杨幺根据大家的意见,从水桶里提出一条鲫鱼,举起朱笔,大声说道:“洞庭乃是渔米乡,寨寨捕鱼又种粮,今日鱼龙大盛会,单点鲫鱼状元郎。”说罢,朱笔一挥,一颗朱红圆点正正当当点在鲫鱼头顶上,然后放进水桶。从此以后,围堤湖的鲫鱼条条头上都长了一个红点,人们就叫这种鱼为“状元鱼”,也有人叫它“朱砂蛮”。这就是洞庭湖一带鱼龙会习俗的来源。

古时候,有些渔民在捕鱼时有默念祝词的风习,在撒网下去后,心中要默念:“壮的来,瘦的走, 鲶、鲤、鲫、鳜样样有,大鱼小鱼快上手。嫩的来,老的走,杆、鲮、鳅、鲇样样有,肥鱼嫩鱼快上手。冰块化,鱼儿游,鲤、鲭、鳙、娼齐出头,大鱼小鱼出洞口。”

生活中,湖上渔民也有唱渔歌的风俗。比如在五六月,太阳烤得肉痛心焦时,渔民们会唱《晒歌》:太阳一出照九洲,晒得情哥汗不流。人在船上无处躲,船板烫脚人溜溜。想起阿妹回家远,要不打鱼无米油。洞庭湖上的渔民各个都会唱渔歌,信手捏来,歌词也是通俗易懂,朗朗上口。

为什么渔歌在洞庭湖会如此风行呢?因为旧时洞庭湖渔民,长年累月飘泊在湖上捕鱼,不管烈日炎炎还是冰天雪地,总是忙个不歇,还要忍饥受气,甚至挨打遭骂。在贫苦窘迫的打鱼捞虾的单调生活中,渔歌是他们忠实的伴侣,解忧散愁的良剂。

说道洞庭湖的渔文化,不得不说道形成洞庭渔文化的主体——渔民。

八百里洞庭美如画,在广阔的洞庭湖上,渔民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以船为家,以水为岸,祖祖辈辈以打渔为生,岸上没有房、家里没有地,因为长期生活在湖面上,不隶属于任何单位和社区,没有户籍,没有身份证明,看病、求学、就业都十分困难,犹如吊在天上的人,所以通常被人们成为“天吊户”。2008年,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为彻底让渔民解困,深入洞庭湖渔民船上调研,6个月内三次亲自探访,8个月内省政府召开四次专门会议,9100多万元各项资金迅速下拨。湖区各县在渔民集中地段选取了11个安置点建房;国土、规划等部门特事特办,免费上门服务,以最快速度办妥了用地、建房手续。岳阳组织开展“送温暖、献爱心”活动,采取由县直机关单位“一对一”帮助的方式,给渔民捐助了新床铺、桌椅、棉被、沙发、衣柜等生活用品,经过各级政府、部门努力,“渔民上岸”民生工程取得了较大成效,2009年底,洞庭湖区渔民基本全部上岸定居,结束“居无定所、学无所教、病无所医、转业无门”的生活,一幅崭新的生活画卷正在广阔的洞庭湖畔徐徐展开。

渔民虽已上岸,但洞庭湖的渔文化不会就此消失,而是会沉淀历史,融合现在,吐故纳新的继续发展,为洞庭湖文化增添辉煌一笔。

通化大嘴棋牌安卓版

暗黑黎明破解版

独步天下游戏手机版